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案例评析

如何正确区分犯罪预备与犯罪未遂

发布时间:2014-05-26 10:40:35


    基本案情

    2012年9月4日23时许,被告人卞某尾随被害人宋某某到本区香河园中里11号楼2单元,强行拉开该单元门追赶宋某某,欲抢劫其“苹果”牌iphone4型移动电话机1部(价值人民币1800元),因宋某某反抗故抢劫未逞,被告人卞某后被抓获归案。

    案件焦点

    如何正确区分犯罪预备与犯罪未遂。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卞某采用暴力手段抢劫公民财产,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应予惩处。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卞某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卞某系犯罪未遂,且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作案事实,当庭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示,故对其所犯抢劫罪,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卞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根据被告人卞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以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本院对被告人卞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卞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法官后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条规定:“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是犯罪预备。” 第23条第一款规定:“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为得逞的,是犯罪未遂。”犯罪预备和犯罪未遂同为犯罪的未完成形态之一,均有其社会危害性,所以也被纳入刑法规定,成为运用国家强制力进行打击的行为。案件情节是多种多样的,在审判实务之中,犯罪分子行为因种种原因未逞,需要辨别是犯罪未遂还是犯罪预备的案件也时有发生。由于犯罪预备与犯罪未遂在量刑幅度上存在差异,而且在司法实务中对于犯罪预备往往酌情不定罪处罚,所以,正确区分犯罪预备和犯罪未遂,是正确打击犯罪保障人权的必然要求,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成立犯罪预备需要有以下三个条件:第一,被告人具有实现某种犯罪的意图,只有在犯罪意图支配下实施的准备行为,才能成立犯罪预备;第二,进行了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等犯罪的预备活动。所谓准备工具是准备为实行犯罪使用的各种物品,制造条件是指为犯罪实行具有直接制造机会或创造条件的行为,例如对被害人进行跟踪或守候;第三,预备行为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被阻止在犯罪预备阶段,未能进展到着手实施犯罪。

    成立犯罪未遂的要件是:第一,被告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即已经开始实施刑法分则某条规定的犯罪行为;第二,犯罪未得逞,也即犯罪没有达成既遂状态;第三,犯罪未得逞是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通常有:被害人的反抗、第三者的阻止、自然力的阻碍等。

    通过以上可以看出,犯罪未遂形态与犯罪预备形态区别的主要标志,是犯罪实行行为是否着手,即被告人的行为是为实施犯罪行为作准备,还是已经着手实施犯罪行为。对于认定着手的标准,大陆法系国家主要有三种主张:一是客观说,及主张从客观事实出发来确定着手实行犯罪的含义,认为是否属于着手实行犯罪,不应以行为人的主观意思为标准,而应以客观行为为依据;二是主观说,认为应注意行为人的主观方面,以证明行为人具有犯罪意思为依据,来确定着手实行犯罪;三是折衷说,认为着手实行犯罪具有主客观两方面的意义,两个方面是互相印证的,认定着手实行犯罪要把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客观的着手实行犯罪要能证实主观犯意的确定性和遂行性,主观的犯意要得到客观着手犯罪行为的证实。我国刑事立法和刑法理论认为,着手的概念和特征,体现了主客观的有机统一。首先,着手是实行具体犯罪构成客观行为的起点,它不是介于犯罪预备和实行阶段之间的一个独立的阶段,而是实行阶段和实行行为本身的起点。着手就是实行行为的一部分内容,它不是属于预备阶段的预备行为的终了行为,而是实行阶段实行行为的开始。着手的出现既是确定犯罪已开始的标志,也是宣告预备阶段和预备行为已经终了的标志;其次,着手是客观实行行为和主观实行犯罪的意图相结合的产物和标志。因此着手实行犯罪具备主观和客观两个基本特征:主观上,行为人实行具体犯罪的意志已经直接支配客观实行行为并通过实行行为开始充分表现出来,而不同于在此之前预备犯罪的意志;客观上,行为人已经开始直接实行具体犯罪构成客观方面的行为,这种行为已是实行犯罪的性质,已使刑法所保护的具体权益初步受到危害或面临实际存在的威胁。在有犯罪对象的场合下,这种行为已直接指向犯罪对象。如果不出现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的阻碍或者行为人主动中止犯罪,这种行为就会继续进行下去,直到完成犯罪即达到既遂。着手实行犯罪是客观的犯罪实行行为与主观的实行犯罪意图相结合的产物和标志。这两个主客观基本特征的结合,从犯罪构成的整体上反映了着手实行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也给认定着手实行犯罪提供了一般标准。其中客观特征是着手实行犯罪最明显的、可以直接把握的特征,主观特征也要通过客观特征来实现,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掌握行为的客观特征,对正确认定着手实行犯罪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本案中,被告人卞某在被害人从豪成歌厅出来时就盯上被害人而对其进行尾随,一直尾随被害人到其暂住地楼门口,这时被告人的行为还停留在尾随被害人的犯罪预备状态。在被害人进入楼门并将关上楼门时,被告人快步冲向楼门,这就是本案中的分水岭,即被告人“着手实施犯罪”的一瞬间。虽然这时被告人与被害人尚无身体接触,也没有对其产生任何强制,但这是被告人将抢劫行为的意图付诸于实际的行为的开始,如果不能在被害人关上楼门之前抢进楼门,被告人就无法继续尾随被害人进而实施抢劫。所以该奔跑行为属于进行抢劫所必须的实施行为。如果这时被告人看到有别人在场而放弃抢劫意图而离开现场,也只能认为是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使自己犯罪行为结束的未遂状态。从被害人陈述中也可以看出,被害人听到楼门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也感觉到有人要对其实行不法行为,而想关上楼门。被害人与被告人争夺楼门,也正式开始了双方之间的“对抗”,被告人已经开始对被害人产生作用,虽然被告人在进楼门后几次欲向被害人扑过去都未成功,其与被害人并无身体上的接触,也不妨碍认定其欲使用暴力行为劫取被害人的财物。综上,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抢劫罪的未遂状态,法院的判决是正确无误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