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案例评析

企业经营权转让后用人主体的认定 ――北京某机票代理处诉胡某劳动争议案

发布时间:2014-10-13 10:45:18


    【基本案情】

    小胡于2005年1月1日入职于北京一机票代理处,从事网络系统维护工作,双方在2008年之后未签订劳动合同。小胡主张2008年11月25日该机票代理处口头将其辞退,2008年11月28日双方办理离职交接手续。2009年初,小胡申诉至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该机票代理处支付其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两倍工资,后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该机票代理处支付小胡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另一倍工资30 000元。

    机票代理处不服上述裁决,认为:小胡不是其本单位员工,而是北京某航空服务公司职员,机票代理处虽将经营权承包给案外人李某,但李某也未聘用小胡,故机票代理处与小胡根本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基于此,机票代理处诉至法院,请求判决其无需支付小胡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另一倍工资30 000元。

    诉讼中,经查,2004年2月25日,机票代理处与李某签订《转让协议书》,约定该机票代理处转让给李某经营,协议书同时就双方债权债务承担事项进行了约定。但机票代理处实际经营中,仍旧以机票代理处名义并使用该机票代理处的经营账户和印章对外经营机票代理业务。2006年7月,机票代理处的实际经营人李某将小胡调动到北京某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航空服务公司)从事兼职工作,小胡同时继续在机票代理处任职。审理中,小胡主张其主要工作时间和地点在机票代理处,每天工作大约4、5个小时,另在某航空服务公司每天兼职工作约2小时。

    另查,机票代理处的委托代理人刘某系该机票代理处的财务人员,小胡的工资由刘某负责发放至2008年11月。2006年1月至6月机票代理处每月支付小胡基本工资6000元;2008年2月至11月机票代理处每月支付小胡基本工资2700元。

    在本案审理中,李某作为小胡的证人出庭作证称:小胡从2003年到2008年11月是机票代理处的员工,我从2001年到2008年11月在机票代理处任总经理;小胡在机票代理处工作时,我是小胡的上司,2006年7月小胡到某航空服务公司工作是我叫他去的,但小胡仍在机票代理处工作,小胡是在某航空服务公司兼职。机票代理处及小胡对李某的证言均不持异议。

小胡的另一名证人荣某出庭作证称:我证明小胡在我2007年1月来机票代理处之前就在此工作了,我在职期间小胡都在机票代理处工作,我们不是一个部门,小胡在华普大厦上班,每天工作时间为上午9点到下午5点半或者6点,机票代理处有专人打表记考勤,我与机票代理处没有劳动争议;我不在其他公司做兼职,我2007年1月入职时,机票代理处财务和小胡已经搬到京龙大厦了,只是前台有系统维护需要时小胡还过来。机票代理处与小胡对荣某的证言均不持异议。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2006年7月之后机票代理处仍然给小胡支付工资,小胡继续为机票代理处提供劳动;证人证言均证实小胡在2006年7月之后继续在机票代理处工作、在某航空服务公司从事兼职工作之事实;机票代理处虽将其经营活动转让给李某但仍旧以机票代理处名义并使用该机票代理处经营账户对外经营,而李某并无合法的用人资质,故机票代理处仍然是用人单位。综上,小胡离职前一直是机票代理处的全日制员工。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施行前已建立劳动关系,尚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自该法施行之日起一个月内订立;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本案机票代理处在2008年2月1日后未与小胡签订劳动合同,该机票代理处未能举证证明系小胡原因所致,故应依法支付小胡2008年2月1日至小胡离职时的双倍工资的另一倍,机票代理处要求不予支付双倍工资另一倍之诉讼请求缺乏充分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机票代理处所称其与李某之间的所谓转让协议关系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如有争议可另行通过合法途径解决。综上,法院判决如下:机票代理处给付小胡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另一倍工资二万七千元。

    【法官评析】

    本案中,机票代理处经营权虽“转让”给了李某,但其所谓的转让行为本身就违法,因为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应当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并变更登记才生效,故机票代理处的法定代表人仍旧是原法定代表人贾某。而且,机票代理处的登记事项并未变更,其法人地位依旧。再者,李某在接手机票代理处后,仍旧以原名称对外经营。因此,机票代理处不能以经营权转让为由,企图将责任推脱到李某个人身上,机票代理处仍然是小胡的工作单位,对小胡承担劳动法上的责任。

    实践中,企业法人,甚至事业单位法人因经营需要,常常要对企业的名称、住址、法定代表人或股东等事项进行变更,这也是法律允许的。但是这些变更事项并不会改变变更前业已存在的劳动关系或变更后新成立的劳动关系的主体,即该法人仍旧是用人单位。《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变更名称、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或者投资人等事项,不影响劳动合同的履行。 

    另一种情形是用人单位合并或分立。用人单位合并或分立并不影响已经建立的劳动合同的效力,不能因为企业合并或分立而导致原劳动合同无效或解除。《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发生合并或者分立等情况,原劳动合同继续有效,劳动合同由承继其权利和义务的用人单位继续履行。

    另一种情况是企业非法变更经营权。这种情况虽然不合法,但实践中并不鲜见。有的行业由于自身特点或法律限制,导致经营权成为一种稀有商品而催生了经营权的非法转让。比如本案中的机票代理业务,因为是国家特许经营项目,审批比较难。有的人为了方便,就通过非法转让取得经营资格的企业的经营权,进入特许行业。因为这种所谓的转让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也未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变更登记,因此不发生法律效力。即使受让人新雇佣的员工,其用人单位仍然是原企业,而不可能是受让人。因此,企业应当意识到这种风险。为避免风险,可以另行与受让人订立协议,对其新雇佣的员工的劳动关系作出安排,才可以在承担劳动法上的责任后予以追偿,追回损失。当然,因为转让经营权本身就不合法,所以最根本的防范之道就是不进行非法转让。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