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法院文化

太阳升起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5-10-23 14:17:24


    关于梦想,歌词中电影里都已经唱滥演滥了,而投射到实实在在的生活,却又显得矫情又矫情。毕竟世事芜杂,寻常的生活已属不易,妄谈梦想的机会几近全无,更何谈落实践行?如果不是到太阳村,如果没有见到那些孩子,我几乎已经忘记,对于“为别人”这件小事,我也有过梦想。

    我猜想,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想法,比如说,办一所学校,让无书可读的孩子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清晨九点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正好在读“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又比如说,建几间小屋,用以收留各种无家可归或是患病的孩子,给他们准备一个温暖的小床,床头柜上有漂亮的台灯,旁边的衣橱里挂满了漂亮的衣服,还会教他们唱歌跳舞,让他们知道这世界每个人生来都一样,即使此后度世维艰,也要有梦并为之努力。

    太阳村就是这个一个地方。刚进村的时候,感情是复杂的,一则是它的环境,虽然位置偏远,但村落宽阔,景色也别致,倘若再有几个孩子在院子里做游戏,便与我曾想过的场景相差无几,忍不住的喜欢;一则是曾经的理想被别人落实,而我依然奔波讨生活,所以不免心生尴尬;但事情有人在做总归是好的,孩子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纵然不如留在亲人身边,但到底不必遍尝流离之苦了。

    捐了衣物之后,村里的工作人员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他们先是给我们看了记录片,大致讲述一番太阳村的发展历程,而后便向我们说起孩子们的事情,讲一个五岁的孩子每次吃饭都多要一勺果酱放在罐子里,放坏了被发现的时候才说因为果酱太好吃所以特意留一些给在监狱里服刑的父亲;讲一个孩子十一岁便承担起家庭的重任,靠收废品供养年迈的爷爷奶奶和四个年幼的妹妹,到了太阳村之后性格忽而变得孤僻,经工作人员联系到母亲来探望,他依然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母亲离开时,他追了上去,拿出攒了很长时间的两千块钱对她说,这是我攒的钱,你在外面打工,日子肯定没有我在这里过的好,你照顾好自己;讲一个孩子去监狱探视母亲时,工作人员发给他五元钱,要他去商店买些吃的带在路上,孩子只花了五毛钱,工作人员问为什么不花完,孩子说要把钱留给监狱里的母亲,而后工作人员说那四块五你留着,我自己再给你五块钱,你去买吃的,孩子说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我要把这九块五都给我妈妈;身陷囹圄的父母听到这些故事时,都忍不住的老泪纵横。那些孩子生在人世间,无端的受到牵连,年纪小小就历经磨难,但并未曾割舍这血肉之情,他们依然相信爱。

    太阳村的工作人员亦是可爱。在这里工作,除了薪俸微薄,需要守得住清贫,并且地处偏僻,他们还要耐得住寂寞。他们蜗居在此,周遭寂寞而萧条,驱车几十公里找到的,也不过是设备极差的KTV,更无福消受这个繁华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可那也不是世外桃源,孩子成了他们精神寄托的同时,也成了他们的感情羁绊,艰苦的时候甚至衣食无着,日夜盼望着世人的善心义举。他们自己虽则无妨,但是眼见几十个孩子饿着肚子,那种忧心如焚却无能力为的苍白感,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只是说起来这些孩子带给他们的触动,这些孩子回归社会之后零犯罪的记录,他们无一不感到欣慰而满足,他们感谢这些孩子,让自己的生命多了些意义。

    而后我们参观了孩子们的宿舍。宿舍共有三栋,每栋墙壁的颜色不一,墙上的图案也各异,但连同屋前的小花园,以及三角形的屋顶、棱形的窗子,凑在一起,便如同童话里的王国,工作人员也告诉我们,如此设计就是想让孩子们有一个梦幻的童年;唯有在介绍男孩儿房屋上的机械图案代表的是他们都需要学会一门手艺以应付不确定的未来时,我才懂得,这个世界无论哪里都需要“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大人们如此,孩子们亦如是。彼德潘的永无岛就是永无岛,这里依旧是每个人都言必称的“现实”。三栋房屋分别叫“德国妈妈的小屋”、“扶抡社爱心小屋”和“德云社小屋”,缘何得名,囿于时间,工作人员讲的含糊,我们也听的糊涂,只晓得其中两栋分别住了男孩儿女孩儿,余下一栋则专门留作去上大学的孩子放假归来时的居所,平时并不住人。房屋内谈不上窗几明净,但也干净利索,几张上下铺分列左右,空间还是有的。房屋里的两面墙壁吸引了大部分的眼球,而工作人员也特意做了详解。其中一面挂满了照片,是这村落里孩子的生活照,他们或一人独照,或三两成群,却都如同钻进母亲镜头里的精灵,笑容灿烂,模板动人。另一面则挂满了绘画,其中一幅女孩的作品,据工作人员介绍,曾有人高价收买,但孩子执意不卖,称那是她年少时的作品,此后无论技艺是否增进,但再也画不出那时的笔触。女孩儿长大后离开,工作人员便把它挂在这里,不管何时归来,她都能看到。

    我们准备离开时,孩子们正好下课,背着书包,三三两两回到院子里来。我与其中一个孩子聊天,问他叫什么,在上几年级,他落落大方,一一作答。朋友给了他一颗糖,他伸手接过,也认真的说谢谢叔叔。他与我们年少时并无二致,甚至比当初调皮捣蛋的我更有礼貌。倒不是说寄人篱下让他们过早的成熟,他依然只是个孩子,也会哭会闹,他只是更懂得感恩,更明白事理。我知道他们必然也如我们小时候怀揣着各种荒诞不经的想法,想当科学家、宇航员,我希望他们能够一直保有这些梦想,不像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的把梦都弄丢了。梦想终究是个好东西,他们值得拥有,也希望有一天统统都实现。

    归来的路上,同行的朋友发了朋友圈,写明了太阳村的地点、运作的方式以及赞助的途径,那时我突然明白,关于“为别人”的梦想,并不必然非要建一个学校、盖几间房舍,但凡做一些事情,但凡能起到作用,一言一行,无论大小,便是帮到了那些需要的人。如同世间万物的道理,坐而论道,终究不如起而行之,我惶惶地错过了那么多。此后的日子,我希望我常来,希望能经常看到他们,希望陪着他们成长,经久之后,他们脸上依然挂满笑容,而胸中永远怀有梦想。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