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法院文化

别样的风景 ——浅说诗词的创作与传播

发布时间:2016-06-22 13:47:18


    什么是诗词?有韵律的整句是为诗,有韵律的长短句是为词。由此可见,诗词的最本质的特征就在于有韵律,缺乏韵律,也就失去了诗词的内在美,甚至演变为顺口溜。由于我的水平有限,对于诗词也不可能发表什么高深理论,只是想结合自己平时的心得体会谈一点我对诗词创作与传播的粗浅认识,其中定会有许多不周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诗词的创作

    诗词的写法有许多种类:最常见的有四言诗和八言诗。如:

                                              感  遇

                                   春光飞影过春家,十年空梦几浮华。

                                   窗前一片梧桐叶,遮尽烟柳万树花。

    【写作背景】:这首诗是我感觉写的比较有深度的一首诗。主要是抒发了时光飞逝而一事无成的感叹,同时也感悟到在自己的成长历程中,往往会有一叶障目的时候。我们在很多时候是不是也经常会被眼前的梧桐叶所遮挡,而看不见梧桐叶后面的千花万树呢?

                                             华园别志

    风舞飞花芳草青,华园如旧故人行。春风摇曳几人醉,却道别情也深情。断歌零舞莺语乱,斜阳鼓浪爱曲平。苏子满载凌云志,终鉴吾辈立功名。

    【写作背景】:这首诗写于我研究生毕业之际,是离别就会有伤感,然而更多的是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喜悦。临别之际,颇有所感,再加盛情难却,故而写就。其中华园即华政园,为我的母校;苏子,即苏州河,为我校的母亲河,也是上海市两条母亲河之一;曲平,为偏义副词,即只强调曲而不强调平。

    在这风舞飞花的季节,芳草青青,华政园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我们这些“故人”却要离开了,春风吹拂着离人的眼泪,让每个人都沉醉在其中,原来离别时的情感也是如此的深情。断断续续能够看到有人在为这离别而唱歌跳舞,黄莺鸟在枝头叽叽喳喳的乱叫,仿佛在催促着我们的行程。苏州河的河水在斜阳里鼓起浪花,正如我们一样不喜欢平静。你看,它满载着我们凌云的志向,终将见证我们立下不朽的功名。

    还有就是许多言的诗句,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如果写八句话还不过瘾或者没有把事情说完,那就要多说两句,如:

                                              望川歌

    天府美姿秀,浸沐晚春怀。忽而起颤栗,血色染尘埃。妻悲壮士死,妇泣己婴孩。往来何怨怒,唯籍落天灾。新居俱瓦砾,泪眼望亲埋。英雄何憾死,举国尽疏财。最是无情处,人心暖向开。春风疾劲起,何日入川来? 

    【写作背景】:这是汶川大地震时有感而作的一首诗。川蜀之地本为天府之国,俊美的川景还浸沐在晚春之中,忽而泛起一阵强烈的战栗,鲜血与尘埃便凝固在了一起。妻子哭诉着丈夫的离去,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孩子而痛不欲生。然而这一切又该向谁去发泄心里的怨怒呢?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天灾啊!新房子转瞬间已成为一堆瓦砾,人们看着掩埋在瓦砾下的亲人而泪流满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天灾无情人有情。有许多无名英雄们在发生地震的第一时间赶到灾区,他们顾不得自身安危把抢救当地灾民作为自己的首要使命,全国各地的群众也慷慨解囊,倾自己所能去帮助灾区群众。最是在这无情的时刻,才显示出人心温暖的一面。瞧,疾劲的春风又吹起来了,它什么时候又能吹回这片川蜀大地呢?

    当然有时还偶尔想玩点小技巧,那就得多动点脑子,既要保证诗文形式的完整性,又要把技巧融入诗文于无形之中。对此,我写过一首对联诗:

                                             忧   愁

    淡淡烟雨淡淡愁,淡淡明月上西楼,淡淡胭脂淡淡酒,淡淡酒解淡淡愁,淡淡思念给朋友! 

    浓浓青色浓浓忧,浓浓烈日普夏秋,浓浓睡意浓浓酒,浓浓酒添浓浓忧,浓浓艰辛诉故旧!

    【写作背景】:这首对联诗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写成的。有个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祝福的短信,我觉得这条短信在结构上非常工整,再加上自己处于繁忙的司法考试准备过程中,故而有感而作。

至于词,一般都有相应的词牌,合着词牌的韵律填写即可,如:

                                           沁园春•西湖

    西子之美,清新隽永,小家碧玉,万古流芳。看云卷云舒,变幻莫测,江帆点点,织缀于杭。芳草四壁,百花争香,小楼轻依绿柳杨。何须问,绝代山水,人间天堂?三潭映月犹在,思断桥残雪诉衷肠。叹白蛇已去,雷锋簇新,千古佳话,儿女情长。钱王祠阁,青丝映带,赢得百世美名郎。俱相问,谁若西湖之水,笑对沧桑?

    【写作背景】:这首词为2007年夏游览西湖时所作。西湖的美丽,在于其清新隽永,就像小家碧玉一样,其芳名流传至今。看那云卷云舒,变幻莫测,湖面上的帆船就像一个个的点,织缀在杭州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四周到处都是碧绿的草地,百花竞相开放,一座座小楼轻轻的依偎在绿色的杨柳边上,又何必问这是不是绝代的山水,人间的天堂呢?看那三潭印月仍在眼前,又想起断桥残雪上白娘子与许仙的互诉衷肠。感叹白娘子已经离去,而雷峰塔经过修缮却焕然一新,这纷纷扰扰的儿女情长,已成为一段千古的佳话。再向前望去,便是钱王祠,杨柳依依,映照池中,他的善行赢得了百世称颂。凭栏远望,又有谁能像这西湖之水一样,笑对这千百年来的沧桑呢?

    如果常见的词牌套不上,也可以自创个词牌格式,如:

                                             初犊月满

    甲午早春,寒风向暖,初犊月满,遥想乖巧模样。见影如面,而今身远他乡。着万般情愫,跨千里海疆,怯有些许张扬。怜怜舐犊深情,寥寥数语倾肠,惟愿安康。会当三五时刻,复见应有微壮?  

    【写作背景】:写给儿子的满月礼物。

    当然,很多时候寥寥数言未必说得完一件事,但还想用长短句来表达,那可能就得多堆砌一些长短句,于是写的长了,我们就把它称作为赋。如:

                                             盛唐长歌

    荀子曰:“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文帝贤以一统南北,炀帝昏而痛失大隋,尔来三十八年矣。然高祖起兵晋阳,而入主长安,尚不及整岁。乃自立为皇,始开大唐之制,卒传二十二王。既自为尊,歌妓为舞,奸佞为朋。裴寂献媚,喜以为亲,文静请旨,冤死孤魂。 

    成吉庸以争王储,秦王明而号太宗。始致玄武之变,建元矗薨,尉迟护主,千载奇功。旧主退位,新帝袭承,轻徭薄赋,开张圣听。俊采星驰,国运日盛。武据世积叔宝,文拥玄龄魏征。遂奏十疏之谏,而安万邦之民。推均田,租庸调,募府兵,王师几增其势;抚四夷,灭突厥,亲远征,八方和善睦邻。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贞观治世,四海扬名。 

    太宗既殁,高宗为政。武媚高才,容得圣宠,乃溺亲女以诬王后,出感业而入朝廷。始开女皇专制,续传周武皇亲。来周之吏,施刑酷滥,狄相高洁,断案神明。功过各抒己见,光碑留待后评。

    韦氏乱政,李朝几显篡夺之危,玄宗雄起,社稷复归大唐正寝。励精图治,任贤用能,荐韩休张说,举姚崇宋景。兴开元之盛世,舞梨园之芳龄。贵妃既遇,君心荒淫。千里飞骑以输荔,美人莞尔起笑颦。卒为安史之乱,祸及黎民。 

    煌煌大唐,千古明君。风生水起,三百年轮。几多悲欢离合,多少侠骨柔情。灿中华之功业,伟华夏之文明。灯火通明夜,繁华安乐民。江山多秀丽,长歌在我心。 

    我写诗词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要先对某件事或者某个场景感触良多,然后过一两天才能把诗词的雏形写出来,直接当场就能写出来的非常少,这或许与我生性愚钝有关吧。我比较喜欢写景的诗词,其中柳永的《望海潮》、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我最喜欢的写景诗词,还有一些写景的名篇,虽不是诗词,但是其文笔之美亦令人心旷神怡、叹为观止,譬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王勃的《滕王阁序》以及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皆为千古名篇,对此,我都会去反复的诵读,这为我在写景诗词的遣词造句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诗词创作的最难之处便在于其往往不能按常规套路出牌,需借助点夸张、对比抑或拟人、比喻的手法来进行渲染,这便要求在创作时花点力气筛选一些表现效果更好的词,为什么这里用筛选呢?因为在诗句中很多词都是可以用的,意思和句子也是可以读的通的,但是只有一个词放在里面才会最富有表现力。如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叫做《月夜归来》,是一首描写上完晚自习后回宿舍路上愉悦心情的诗:幽幽小道月光中,星斗懒倚绿波深。抚毕书海游思尽,清风欢载夜归人。这首诗中的“倚”字和“载”字我是思考了很长时间的。如果把这两个字分别换成“藏”字和“送”字,那在表意上也可以说的通,但是效果可能就会差很多。

    写了这么多,可能有人会说,诗词到底有什么作用?我把自己的体会总结了一句话:诗词最大的作用在于给人以一种别样的看风景的心情。譬如,同是站在苏州河畔,当心情愉悦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想起冯延巳的《谒金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而当心情难过的时候,我们可能又会觉得“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自然之景如此,人生的风景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正如范仲淹所言:“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二、诗词的传播

    关于诗词,素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两条路线之争。

    阳春白雪的典故来自《楚辞》中的《宋玉答楚王问》一文。楚襄王问宋玉,先生有什么隐藏的德行么?为何士民众庶不怎么称誉你啊?宋玉说,有歌者客于楚国郢中,起初吟唱“下里巴人”,国中和者有数千人。当歌者唱"阳阿薤露"时,国中和者只有数百人。当歌者唱“阳春白雪”时,国中和者不过数十人。当歌曲再增加一些高难度的技巧,即“引商刻羽,杂以流徵”的时候,国中和者不过三数人而已。宋玉的结论是,“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阳春白雪”等歌曲越高雅、越复杂,能唱和的人自然越来越少,即曲高和寡。

    诗词究竟是应当继续保持其阳春白雪的风骨,还是要走下里巴人的路线,抑或是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对此,人们定然会有许多不同的看法,而且这些看法往往都是不可调和的。我以为,未来的诗词既不能走阳春白雪的路子,当然更不能走下里巴人的路子,诗词应当有第三条道路——那就是阳阿薤露。让诗词成为流行音乐中的经典音乐,我认为这是诗词的一个理想状态。

    诗词已经走过了几千年的历史,所创作的诗词更是不可胜数,然而我们稍作总结便可以发现那些家喻户晓的千古绝唱都是颇具神韵却又非常浅显易懂的诗词。有些诗词辞藻非常华丽,但是用词却诘屈聱牙,而且意思也很难懂,让人看了一两行就望而却步了,因此这些诗词不仅不会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反倒影响了诗词的形象,如果让这样的诗词泛滥,则可能导致诗词的孤立。我们创作诗词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人们以美的享受,得到享受的人数越多,便越是说明我们诗词的成功之处,从而带动更多的人去喜欢诗词,欣赏诗词和创作诗词,这样诗词才能繁荣起来。如果我们一味的去固守阳春白雪的老路子,那么只能会使得诗词创作逐渐萎缩而无法得到传承。

    中国诗词要扩大其影响,固守阳春白雪的老路是行不通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走下里巴人的路线呢?我以为也是不可以的。这主要是由诗词的性质决定的,诗词是要以最凝练的语言来表达世界上美的永恒,如果像流行歌曲那样一味的去迎合普通民众的心理而不顾及诗词本身所应有的深邃内涵,那么,这样的诗词或许可以名噪一时,却绝不可能持久。诗词所追求的终极价值是永恒,而不能只做一颗绚丽的流星。

    诗词之所以能够星火相传,就在于诗词本身所创设的优美意境和其深邃的内涵以及凝练的文字,因此,任何诗词脱离了这三个基本点便都不能算得上是好的诗词。但是,这又造成了一个矛盾,诗词的内涵深邃和文字凝练极易导致读者对其含义的费解,诗词内容的天马行空有时对于专业人士尚且难以理解,更何况普通的民众?因此,诗词的写作背景便显得的非常重要了,通过意境的阐释让读者能够感觉到诗词的优美,我以为这才是诗词得以推广繁荣的关键一步,如果一首诗词只是创作出来就完事,没有必要的写作背景,就好像一个人穿了一件非常华美的衣服却在没有光的黑夜行走一样,即使衣服再漂亮别人也看不见。

    任何高雅的东西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的转变,无疑都要经过大量的阐释,使更多的人了解其究竟高在哪里,雅在哪里,这一过程便需要解释的艺术。可能有些人认为,解释的艺术无非就是把诗词的内容用很白的白话翻译出来。我以为,这种观点有其一定的道理,然而却没有抓住解释艺术的精髓所在。其实,人们对于诗词存在排斥心理往往并不是因为其不懂诗词本身的字面意思,而是不能很好的去体会作者写作诗词时所具有的意境。因此,诗词意境的阐释才是诗词解释艺术的核心。而这一工作应当由谁来完成呢?我以为,这并不是诗词评论家的事,而应当由作者本身来完成。因为,诗词写作时所具有的意境只有作者本人是感受最为深切的,所进行的表达也是最为贴切的,而诗词评论家通过自己的加工就很有可能会歪曲这种意境,从而使得读者跟着评论家的思路乱跑,这样便不能发挥诗词最大的能量。有人说,诗词之美贵在其含蓄,“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读者通过这种含蓄之美能够体味到不同意蕴,这才是完美的诗词所在,如果作者把所有的包袱全都抖了出来,那么就会限制读者的思维,不在会有诗词的含蓄之美了。我以为持这种观点的人大都应该属于理想主义者,现实情况往往是作者写完一首诗后激动不已,而读者却不知道他想要说啥,心想本来很平淡的一首诗怎么就能让他如此激动啊?我想关键之处还在于作者与读者所处的环境不同,所能体会到的意境自然也就有很大的差异,如果作者不能把自己所体会到的意境很好的在诗词之外通过诗词解释的形式阐发出来,那么读者便不能更深刻的理解诗词本身之美,长期以往,诗人只能留下一个多愁善感的虚名,至于是否能真正的打动读者,那就不得而知了。进一步来说,诗词作者通过诗词意境的阐释只是为读者提供一个想象的模板,并不会把读者的思维完全禁锢,相反,读者通过深切的理解作者写作时的意境,在身处不同意境的时候就会阐发联想,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意境。

    当然,以上或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的一些想法,或许诗词的传播还有许多更好的路径,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文学工作者,对此思想上也就没有了包袱,不如且行且探知吧。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