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法官论坛 -> 法官视点

购车指标诚可贵,买卖风险价更高

发布时间:2016-07-21 10:12:04


    据报道,2014年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就突破500万辆。曾有媒体报道,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位居世界各主要城市前列。随着机动车走进千家万户,机动车在给我们生活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在北京的朋友们一定都有切身体会,马路上车水马龙,日渐拥挤,首都变“首堵”,停车位难寻,城市配套建设捉襟见肘,交通压力、污染物排放不断地增大。为了缓解这些压力,北京市政府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法规和行政措施,主要包括购车指标摇号取得,车辆尾号限行,以及特别时期采取的单双号限行等。

    北京市机动车限购政策已实施五年有余,中签率屡创新低,2016年首期摇号中签率已跌至0.15%,也就是说665个人当中才能有一个人中签。许多人都是连续摇号数十期,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家庭轿车的梦想仍是遥遥无期。特别是一些家有老人或小孩,行动不便或出行需求较多的家庭,更是心情急迫。于是,针对车辆限购政策,有不少人绞尽脑汁,各显神通,花样层出不穷,目的就是要绕过购车指标的限制,取得车辆所有权或使用权,但这些“技巧”同时也引发了不少纠纷。

    从我院受理相关案件的情况来看,此类纠纷主要有以下两种:

    一种是借名购车类,也就是所谓的“背车”。如张三想买车,但没有购车指标,李四拥有购车指标但不想买车,张三与李四达成协议,张三实际出资购买车辆,将车辆登记在李四名下,张三实际使用李四的购车指标,并向李四支付一定的购车指标使用费。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新车购置过程中。

    此类协议出现纠纷的原因有多种,如李四的需求发生了变化,需要实际使用车辆,所以提出收回购车指标自行购车或收回车辆使用权;再如,双方对购车指标使用费金额产生争议。

    另一种是暂缓过户类。如张三拥有自有的京牌车辆,想出售车辆,李四预购买张三的车辆但却没有购车指标,不符合限购条件,这种情况下,由于车辆无法直接登记在李四名下,于是双方往往约定暂时不办理车辆过户手续,车辆实际交付给李四使用,李四在支付购车款的同时再向张三支付一定的指标使用费,直至李四获得购车指标完成过户之日止。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二手车买卖过程中。

    此类纠纷产生的原因包括,张三想要使用自己的指标再次购买车辆,便要求将车辆过户至李四名下;或者张三以自己是登记的车辆所有人为由,要求确认车辆归自己所有,欲要回车辆。

    从这两种最常见的纠纷类型出发,我们来看一下两个关键的问题。

    第一个关键问题是购车指标到底是什么?

    2010年,北京市政府发布第227号政府令,颁布实施《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规定小客车配置指标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以摇号方式无偿取得,住所地在北京市的个人(包括京籍人员,持有本市有效暂住证件且在本市连续缴纳社保、个人所得税满五年的非京籍人员等)持机动车驾驶证可以参与摇号,依据摇号结果确定购车指标,购车指标有效期为6个月,取得购车指标的人应该在6个月内进行车辆登记,否则指标将作废。

    这些内容听起来很复杂,但实际上大家只要明白一点,购车指标是购车指标,车辆是车辆,二者结合进行登记,才能获取车辆号牌。

    就此,我们不难看出,购车指标有如下几个特点:

    1、购车指标是一种资格,不是客观存在的物体,更不是《物权法》意义上的“物”。购车指标一经登记,这种资格就消灭了,其中包含的权利就转移到车辆号牌之中,而车辆号牌具有两种属性,一种是客观存在的可悬挂的金属牌照,另一种则是车辆号牌所代表的权利。这就涉及到购车指标的第二个特点。

    2、购车指标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依据购车指标产生的车辆号牌也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购车指标是与个人的户籍、社保缴纳记录、纳税记录等联系在一起的,而车辆号牌又是依据购车指标而产生的,所以车辆号牌也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例如,张三的购车指标经过登记,取得的号牌也依附于张三的某些身份特质。限购政策中的“车辆购置指标不得转让”,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如前所述,购车指标是一种许可资格,且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并非物权保护意义上的“物”,既不能作价买卖亦不能返还。购车指标、车辆牌照、车辆所有权证等证件,属于有关车辆管理部门发放的权利证明凭证,对这些权利证明凭证的颁发、归属等问题,属于行政管理的范畴,不属于人民法院的民事案件管辖范围,所以有些人到法院提出要求对方返还购车指标、车辆号牌等,法院是不会受理的。

    第二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张三和李四之间的协议是否有效?

    无论是何种表现形式,只要张三与李四达成的协议中涉及到购车指标的转让包括买卖、出租、出借等,实质上都违反了《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但是,这个规定是北京市人民政府制定的,性质上属于地方性规章,依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合同才构成无效,因此,违反地方性规章并不必然导致双方达成的合同无效,但是上述行为属于行政违法行为,可能会面临行政处罚或制裁。

    但是《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申请机动车登记,应当提交所有人的身份证明,换言之,没有购车指标的人买车后要想进行车辆登记,必然要使用具有购车指标的人的身份证等材料,这就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登记应由车辆所有人进行的规定,而且还违反了《居民身份证法》中不得出借身份证的规定。这种违法行为是张三、李四在以买卖、出租、出借购车指标为目的订立合同的过程中发生的,是双方协议的主要权利义务,依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因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会被认定为无效。要说明的是,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合同内容的效力。

    无论是借名买车,还是暂缓过户,只要是涉及到出租、出借、买卖购车指标的内容,均会被认定成无效,不涉及到购车指标的部分,只要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法律,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二者应当区分对待。

    例如,借名买车的情况下,涉及到购车指标转让的“借名”这一部分内容,是无效的,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无效后,因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换言之,指标出让人不仅不能再向对方主张使用费,而且,已经收取的使用费也要退还。但与购置指标并非直接相关的“买车”这一部分内容,因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法院可以确认车辆所有权归实际购买人享有,但是因为购买者本身不具备在京购车的资格,所以仅仅依据自己是车辆所有人要求将车辆过户至自己名下,也无法得到法院支持,但可以要求在非限购地区过户。

    由此可见,购车指标转让的风险还真是不小,另外,由于登记车主与实际车主不一致,购车指标转让后,在车辆发生交通违法、交通事故处理以及保险理赔等环节中,也会出现很多麻烦,因此大家一定要清楚认识到这一点,不要冒然采用这种方式,否则很可能最终鸡飞蛋打、得不偿失。

    在此,提示一下大家,虽然购车指标的转让有风险,但法律并未禁止租赁车辆,因此急需用车的朋友可以通过租赁车辆的方式,解决用车的燃眉之急。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