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法官论坛 -> 优秀调研成果

侵权案件中团购网站的法律性质及侵权责任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7-04-26 15:54:08


网络团购是团购网站经营者在其网站上为商家的商品或服务进行宣传,并采取限时购买、折扣价与原价比对、实时显示购买人数等方式对商品或服务进行促销。团购网站经营者因此从商品或服务销售中获取一定的收益。这种新型的电子商务模式以其所提供商品服务的低价和高效优势迅速占领了市场,广受欢迎。但因缺乏完善的监督管理机制,团购网站问题频发,尤其是涉团购网站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更是纷争不断。司法实务中,此类案件处理存在一定困难,尤其是在如何认定团购网站的法律责任上,存在争议。

司法实务中的常见处理方式

目前,司法实务中对于侵权案件中,网络团购运营商的责任认定,有以下几类处理方式:

第一,认定团购网站为销售者。在九阳公司诉冠领聚秀公司商标侵权纠纷案中,冠领聚秀公司通过其经营的网站向消费者推介销售涉案侵权商品,相关信息中并未标示有涉案侵权商品的其他提供方。且消费者下单、付款均是在冠领聚秀公司的网站上完成,购买商品的款项也是由冠领聚秀公司直接收取。结合冠领聚秀公司商贸公司的性质以及其工商登记信息所显示的“销售工艺品、服装、鞋帽、日用品、五金交电、文具用品、通讯设备、电子产品、家具”的经营范围,法院认定冠领聚秀公司构成销售侵权商品的侵权行为。

第二,认定团购网站为合作销售者。在九阳公司诉爱丽国际公司商标侵权案件中,法院认为:一方面,爱丽国际公司通过其经营的网站向消费者推荐、介绍涉案侵权商品,相关信息中并未明确标示涉案侵权商品的销售者是商家君鼎公司或者其是为君鼎公司提供网络服务,而消费者下单、付款均是在爱丽国际公司的网站上完成,购买商品的款项也是由爱丽国际公司直接收取,涉案侵权商品的送货环节亦是由“爱丽团购网送货员”完成,故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其从爱丽网团购的涉案侵权商品系爱丽国际公司销售,爱丽国际公司属于销售者;另一方面,从爱丽国际公司与君鼎公司之间签订的合同看,双方共同选择涉案侵权商品进行推广及销售,涉案侵权商品信息的发布、消费者对商品的认知到消费者款项的支付均依赖于爱丽国际公司的网站进行,爱丽国际公司始终以自己的名义向公众提供涉案侵权商品的交易信息,付款后亦是由爱丽国际公司首先扣除团购价与结算价的差价后再与君鼎公司进行结算,故爱丽国际公司参与了涉案侵权商品的交易过程,其与君鼎公司属于合作销售关系。此外,在法国公鸡一案的一审判决中,法院认为团购网站今日都市公司作为一家较有影响的网站,并不直接在销售平台上向消费者兜售商品,而以限时团购的方式促使消费者踊跃购买其推荐的商品,今日都市公司利用向消费者介绍、推荐热门商品,并采用限时等有力手段,使之了解该商品,吸引其产生购买愿望,这本身就是一种推销行为。而使消费者产生购买愿望,又是实现销售的关键。今日都公司向消费者介绍、推荐被控侵权商品,直接向消费者收取货款,消费者也将其视为销售者,被告今日都市公司充分发挥了其在团购方面的企业优势,达到了与被告走秀网公司合作的目的,二者属于共同销售。

第三,认定团购网站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但需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在江边城外诉网罗天下公司侵害企业名称权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网罗天下公司作为组织网络团购者,通过其网站,采取了让消费者限时购买、折扣价与原价比对、实时显示购买人数等方式对商家卢广超的套餐进行促销,并从每笔销售额中获取一定的收益,因此网罗天下公司应当对卢广超的经营资质、所发布套餐的信息、所使用的企业名称等进行必要的事先审核,在卢广超提供仅提供个体工商户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及江边城外公司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情况下,网罗天下公司应当能够审查出卢广超擅自使用了他人的企业名称,但网罗天下公司仍然将包含有江边城外公司企业名称的宣传材料上传至其网站上,对卢广超的涉案套餐进行宣传、促销,显然未尽到审查义务。

团购网站的法律属性及责任认定

司法实务处理团购网站的不同方式,主要是源于对团购网站身份认定的区别。在整个团购交易环节中,共涉及到团购网站、消费者、商家三方主体,在不同的经营模式下,三方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略有差异,最终直接导致法院在处理团购网站身份认定时有所不同。从相关司法判例来看,目前市场上有两类团购模式最为典型。

(一)直营模式

直营模式是一种名为团购实为直销的商业模式,如商家在直接在其官网上采用限时消费等团购手段进行促销,或者团购网站所推介的商品或服务来源系其自行采购或与商家合作,团购网站直接销售商品获利,在这种经营模式下,团购网站与商家合二为一,毋庸置疑,此时所谓的“团购网站”就是销售者,承担的责任也即直接侵权责任。前述的第一种司法处理模式即属于这种情况。

(二)团购服务模式

这种模式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团购,团购网站在其网站上为商家的商品或服务进行宣传,并采取让消费者限时购买、折扣价与原价比对、实时显示购买人数等方式对商家的商品或服务进行促销,且因此从商品或服务销售中获取一定的收益。尽管在具体实践中,对于信息由商家自行发布信息或网站代为发布、佣金由商家预先缴存或直接从团购款项扣除等有着不同的处理方法,但该种模式的核心一致,即商家提供商品或服务,团购网站提供网络平台支持。

此类商业模式下,团购网站具有其特殊性:1、不同于一般的电子平台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是指为电子商务提供交易平台,即为交易信息的公开传播提供网络中间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但团购网站区别于其他电子商务平台对商品进行的一般性陈列、展示行为,其最重要的特点在于采用了推介方法以达到鼓励和诱导消费者购买产品完成交易的特点。2、不同于一般的销售者。销售者是通过广告、促销、展览、服务等辅助活动,最终向他人提供商品或服务的主体。尽管团购网站在团购活动中,负担了商品或服务的广告、促销、甚至于付款结算、退货处理、先行赔付等通常由销售者所负有的功能,但却不符合销售者最本质的要求,即其并非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

正是基于上述特殊性,在此类商业模式下,如何在侵权案件中认定团购网站责任时就存在一定的困难,既不能简单采用“通知——删除”这一一般电子平台商的规则公式,确定团购网站的责任认定,也难以直接将其认定为销售者,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司法实务对此类商业模式的团购网站处理,存在一定的分歧和争议,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处理方式:

第一、认定为合作销售者。持该种观点者理由主要包括两点:其一,从消费者角度考虑,商品或服务的信息来源于团购网站,且付款、退款、先行赔付、甚至于某些情况下的发货、退货都是在销售者与团购网站之间完成,消费者已经将团购网站视为销售者;其二,从销售行为来看,团购网站在发布商品或服务信息的同时,采用限时低价、实时显示购买人数等方式对商家的商品或服务进行推介,吸引消费者产生购买愿望,本身就是一种推销行为,应当属于与商家合作销售;其三,从获利结果考虑,团购网络运营商通过推介商品或服务从中获取佣金,尤其是某些网站是直接从消费者支付的商品或服务款项中抽成获利,实质上系从销售行为直接获利。

第二、不对团购网站进行定性,根据利益平衡原则苛以其一定的审查义务。实践中主要体现在法国公鸡一案的二审审理思路中。法院绕开了团购网站今日都市公司的身份认定问题,而是认为依据今日都市公司与商家走秀公司签订的《推广合同》,今日都市公司明确知晓该团购活动中销售的被控侵权商品使用的商标情况,今日都市公司也直接从被控侵权商品的特定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因此认定,今日都市公司应当承担在团购信息发布前就审查被控侵权商品的合法性的义务,包括审查被控侵权商品的使用的商标是否合法。应当说,二审法院并未对团购网站进行定性,而是直接根据利益平衡原则,团购网站的直接获利导致其具有更加审慎的注意义务。

第三、认定为电子平台商,但需苛以更高注意义务。主要理由在于:销售过程中,商品或服务提供者系商家而非团购网站,团购网站仅是对商家确定的商品内容、销售价格等交易信息予以发布,尽管消费者通过团购网站进行付款、收货、退款等交易行为,但最终的交易主体仍然是商家和销售者,团购网站以交易平台的身份促成交易完成,并不能就此改变其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的定位,变更其法律属性。考虑到其较之普通的电子平台商,确实更加深层次的涉入销售行为,实施了商品或服务的推介服务,故其应当对所推介对象更加审慎,承担更高的注意义务。

认定团购网站侵权责任时应注意的问题

尽管实务界对团购网站的责任认定存在分歧,但笔者认为,可以通过身份确认——主观状态确认的逻辑顺序,厘清团购网站的侵权责任。

第一、确定团购网站的身份,也即是确定其系销售者还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如前所述,直营模式的团购网站无疑应当以销售者认定,确定其承当直接侵权责任。

但对于尚存争议的团购服务模式,笔者认为:一般情况下团购网站并不能因为团购这一新型电子商务模式的特殊性,而改变其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性质,尽管团购网站利用向消费者介绍、推荐热门商品或服务,采用限时低价、原价与折扣价对比等手段,促使消费者产生消费欲望,实现促销所推介商品或信息的目的,但本质上,团购网站仅是为商家提供推介帮助的电子平台商,并非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仅能被动地发布商家提供的信息,无法参与商品或服务的定价等销售关键环节;但特定情况下,如前述九阳公司诉爱丽国际公司商标侵权案件中,团购网站与商家共同选择确定团购商品、在网站中没有商家信息标识、包括商品配送在内的全部销售环节均以团购网站的名义完成,相关行为均表明该团购网站较于一般的服务推介,更深层次的参与了交易活动,本质上系以分工合作方式与商家构成了共同销售。

因此,在把握团购网站的法律属性时,应当结合其团购经营模式、是否显示商家信息等具体细节,考虑其对交易活动的参与程序,予以确认。

第二、确定团购网站对侵权行为是否明知或应知。根据前述团购网站与一般电子商务平台的区别,如果对其负以事前形式审查的义务,依据“通知+删除”的避风港原则,确定其责任承担,显然不符合利益平衡原则。对于团购服务模式的团购网站,产品推介与诱导消费是团购网站的主要功能,而推介的前提在于对被推介对象的熟知或者至少是知悉,因此团购网站一般均与参与团购的商家签订合同,能够事先接触到参与团购的商家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宣传信息,具备了对被推介商品或服务“知道”的主观状态,故其在经营活动中应当对他人的知识产权等权利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不仅应当事先审查参与团购的商家资质,且也应当对参与团购的商品或服务以及相关宣传信息等进行必要的事先审查,对于其中涉嫌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内容应当尽到必要的审核义务,否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具体案件审理中,可以通过对客观案件事实的把握来确定团购网站是否尽到了其审慎的注意义务,包括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是否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销售相关商品、被控侵权商家资质是否明显与被推介信息不符等。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