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院情介绍 | 法院动态 | 案件直击 | 经典案例 | 专题报道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 裁判文书 | 诉讼指南 | 便民举措 | 网络公开课 | 网络直播
  当前位置:案件直击

子女因经济纠纷阻止父母合葬 法官要求双方遵守善良风俗 让老人得身后之安详

发布时间:2018-04-08 16:14:39


  认为父亲生前所有的房屋分配不合理,哥哥不同意将父亲的骨灰安葬在母亲的双穴墓地里,弟弟起诉哥哥要求将父母合葬。今日上午(4月3日),朝阳法院一审依法判决荣先生(哥哥)、第三人北京市朝阳陵园协助荣先生(弟弟)将父亲的骨灰安放在墓穴内,入葬费用由原告负担。

  荣先生夫妇婚后共育有四名子女。 2004年10月31日母亲王女士去世,11月3日,长子荣先生与朝阳陵园签订《北京市骨灰安放设施租赁合同》,合同约定了墓穴承租期限、位置、面积等,各方认可该墓地为双穴墓地。合同签订后,母亲的骨灰被安放在该墓地内,碑文载明了王女士的身份信息,在碑文的字样排列上留出了需要补充篆刻的后下葬者的相关信息。

  2016年5月7日,父亲荣先生去世并于当日火化。

  原告荣先生(弟弟)称,在其提出安葬父亲时遭到朝阳陵园拒绝,其理由是必须由安葬母亲时的合同签字人荣先生(哥哥)签字,但哥哥拒绝签字。弟弟认为,父亲去世之前已经购买墓地,哥哥当初是代表家人在合同上签字,理应将父亲安葬在已购墓地内,哥哥拒绝签字的行为违法。

  被告荣先生(哥哥)辩称,我孩子有老房拆迁后的安置房的居住使用权,父亲和弟弟却将房屋出售。父亲去世之后,弟弟一人做主立即火化,这样处理后事的做法我有意见。

  年近70的被告在庭上激动地说:“他(父亲)想住阴间的房,就应该把阳间的房子给我!”

  作为案件第三人的大姐表示同意长子的意见,并且认为弟弟从父亲处取得的财产自己也有份。

第三人小妹今天没有到庭,其向法官表达父母恩爱一生,辛苦养育四个子女,希望将其尽早合葬。大哥提到的财产纠纷可以另行起诉。

  朝阳陵园表示,哥哥作为承租方与我方签订了骨灰安放租赁合同。若在合同中约定的骨灰安放设施处安放合同约定外的亡者骨灰,必须经过承租方同意。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条的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由此可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明确了习惯作为整个民法的一般法律渊源的有效性。在我国现行法律没有对安葬权进行具体明确规定的情形下,法院依据习惯处理涉案纠纷,故我国在涉及安葬行为的过程中形成了怎样的传统习惯是本案首先应明确的法律问题。

  安葬的正当性在我国有其深厚的伦理及道德渊源,即人死后希望获得安息和入土为安的基本诉求。这种基于人之本能的需要不会因社会的变迁、演化而消失。正因如此,对遗体或骨灰的处分不同于普通的遗物处理,蕴含着丰富的精神利益、伦理道德和社会利益。对死者合理适当地安葬是社会广泛认可的完成死者生前所愿、寄托近亲属哀思之习惯。

  从我国社会风俗习惯来看,为死者料理安葬事宜一般均由近亲属完成,内容包括选择坟址、安排仪式、安葬骨灰等;时间上通常不拖延过久,以及时入土为安为宜。近亲属间对安葬事宜有争议的,如死者生前有明确意愿的,应依其意愿安排;死者生前无明确意愿的,应依一般风俗习惯安排;但上述安排均不得违反善良风俗。

  综上,安葬权是指死者之近亲属基于特殊身份关系,依社会公序良俗对死者的遗体或骨灰以安葬的方式进行处置的权利。近亲属与死者间的特殊人伦关系决定了该权利由近亲属平等地共同享有。需要注意的是,对死者近亲属而言,安葬权是死者近亲属基于特殊身份的排他性权利;也是基于伦理、道德应尽的带有身份性的义务,不能任意放弃或转让。本案中,涉案当事人的父亲去世后,对父亲骨灰及时依死者生前愿望和风俗习惯进行安葬,是所有子女应尽之义务。本案中子女为父母购置了双穴墓地,现无证据表明死者生前对此安排有异议,应依此安排及时为死者进行安葬。涉案子女间因财产纠葛和个人间争执,致使父亲骨灰迟迟无法安葬,该行为违反了子女对父母应尽的安葬义务,也与一般社会道德有悖。

  关于荣先生(哥哥)辩称,因《北京市骨灰安放设施租赁合同》系其签订,其有权不同意父亲骨灰安葬一节。虽然《北京市骨灰安放设施租赁合同》系哥哥荣先生与朝阳陵园签订,但其不因签订合同而享有任意处分安葬事宜的权利,安葬骨灰系子女共同之义务,不因义务人个人意愿而不履行或怠于履行。现大哥和大姐因财产纠葛原因拒绝履行配合安葬之义务,理由难以成立,行为存在不当。

  本案既涉及安葬权问题的司法判定,更涉伦理道德之社会公益。生老病死是人之必然,生养死葬亦是社会明确之义务。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让父母身后得到安详之所,是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应尽之义,也是为人子女的基本要求。家庭生活中琐事繁多,十指尚有长短,磕碰中亦难免计较你多我少。但事有缓急之分,理有轻重之别。父母尽早入土为安是人伦之大事,家庭利益纠葛与此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自明。望纠纷各方应多念及父母养育之恩,多一些孝道,少一些计较,及早尽应尽之义务,履安葬之责,让父亲尽快得身后之安详。综上所述,鉴于父亲荣先生的配偶及父母已亡故,荣先生(弟弟)请求哥哥及朝阳陵园对骨灰进行安葬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荣先生(弟弟)自愿承担父亲安葬的费用,法院不持异议。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